Sports Event Special

Every year at this season, our daughter’s weekend Japanese school holds sports meeting. This year, we joined the...

Happy Mother’s Day

Made by my daughter on the Mother's Day 2019

Kimchi Spaghetti

Only 3 materials (ripe kimchi, tomato can, bacon) are required to make this kimchi spaghetti. You can fry the bacon to extract the oil...

German Style Meatball

My friend Keri shared her grandmother’s story with me while explaining their legacy recipe: Memaw’s German Meatball (N.B. Memaw means grandmother). I made special...

Our Daughter’s Multi-lingual Education

In Chinese Only for this article :-) 先说说女儿出生到五岁为止在日本受的多国语教育。 由于我和我先生都会讲四门语言,所以教女儿多国语是很自然的事情。刚出生的时候韩语,中文,日文和英语混合着跟她讲,比如5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家里的墙壁上都挂满了水果,动植物,玩具的图片,每天都抱着女儿用不同的语言说一遍。起初只是听啊听,后来我们说什么她就到墙上指那个东西。到会讲话了,就可以跟着学有些单词的发音了。每天家里的电视机,音响总是到很晚才关机,英语的迪斯尼,探险家朵拉,韩语的Pororo,中文的儿歌,唐诗,日语的NHK的育儿节目样样拿来当背景音乐放。 但毕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同时教四门语言有一些现实困难。这些困难有些是来自外部的,比如中文学校大了才能入学,而且离家稍远,哇啦哇啦在家附近讲韩语会招来一些异样的眼光等。有些是来自我们自身的,比如说我先生在日美资企业上班,职场英语还可以,但跟孩子讲尿布之类的话不是不懂而是过去没机会用,想说的时候想不起来,但总不能跟女儿讲软件工程设计的话题吧。虽然有困难,但由于打算将来到美国就职,孩子会说英语的话会很快适应那个环境的,所以我们在孩子出生前就开始了一些准备,于是一出生就创造了接触英语的外部环境。起初开口很难,而且公园里大家都讲的是日语,唯独我先生跟孩子开始了讲英语,周围的人虽觉得好奇,但同时也送来羡慕的眼光,说着说着就习惯了,为了弥补儿童用语,还有机会碰到了一个叫井原的日本人给自己的孩子进行英日双语教育的CD教材「井原さんちの英語で子育て」,还附买了高级版的CD和脚本。对我们在日期间英语的提高有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等女儿大些时候,送到家附近的叫KidsDuo的用纯英语寓教于乐的幼儿园,由于有了父亲给打的英语基础,孩子很快适应,更是培养了对英语的兴趣,连笔都拿不好的年龄4岁半时,第一次儿童英检考试Silver级别几乎打了满分。我们就坚持这么做了下去。 另外一门当成母语教的是日语,可以充分利用周边提供的良好外部环境。比如居住地区政府办了很多的儿童成长支援中心,里面给儿童准备了玩具,和书籍,所以经常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在那里跟其他小朋友们一起玩,一起听故事。所以跟当地的日本父母成为朋友,经常交流,日语自然就学会了。有意思的是英语和日语的语序虽然不同,但是我女儿也能迅速切换,不是用一门语言去想,翻译以后说另外一门语言,而是直接用那门语言去思考,跟不同的人使用对应的准确的语法。其实我和我先生也是这样的,所以也觉得这是自然的事情。 中文呢,由于有信心,觉得等必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切换到中文来,所以也就只是给孩子看画册,听儿歌之类的,没有天天跟她讲中文。 韩语也只是在2岁以前跟她讲,后来只是我和先生说的时候让她听而已。 所以在日期间,我先生担当英语,我来担当日语,中文和韩语只占5%左右这样一个比例。 当女儿快5岁的时候我们全家移居美国加利福尼亚的硅谷生活。 我们判断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于是重新调整了多语言教育比重。在日的英语果然见成效,加州有法律,要求把英语作为外语的孩子每年参加英语ELD考试,满足一定的分数前,每年都要考。我家女儿刚来美国一个月左右就参加考试,只可惜差一点点没达到要求,等第二年的时候各个指标都超过了要求,所以英语就不用担心了。 既然外部环境是英语,那没必要跟她讲英语,相反中文登场的机会来了。 刚到来的时候女儿还只会磕磕巴巴的只字片语的中文,去硅谷地区的叫斯坦福中文学校去面试,结果老师说,她肯定跟不上,不收。于是我先生花大部分时间跟她讲中文,再次经历了一段略微痛苦的时期,好在女儿总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提高还是挺快的。学校放学后送去另外一个叫向日葵的中文课后补习班强化中文的听和说。第二年再次去斯坦福中文学校面试,轻松合格,每个星期一次,一次一个半小时。入学欢迎会上,马立平校长说的好,对父母的要求是要跟孩子在家讲中文,坚持住;孩子能否挺过二年级的时候的学汉字那个坎儿(大约600到800字左右),一定要坚持帮孩子记住;对孩子的要求是,每天的作业一定不要落,坚持住。其它都好办。 我先生每周都帮助女儿记忆中文生字,每天早晨被录音机中响起的中文教材的阅读的声音弄醒。 不知不觉已经在斯坦福中文学校学了四年,前一阵子刚刚结束四年级的期末考试。 既然在日本已经打好了日语基础,废弃掉太可惜,于是从幼儿园开始,每周六差不多花一整天的时间去旧金山日语补习校学习正规的语法和听说读写。由于女儿很喜欢读书,日语学校的作文比赛每年都拿一个奖状回来。学校里还要求每天早晨大声朗读一段课文,起初阅读时总问这个字怎么念,断断续续的,但坚持下去了,现在阅读越来越流畅了。 最早开始的韩语虽然没有取得太多的进展,但一直像细水长流没有间断过,首先我和先生讲话中很大比重是韩语,所以女儿的韩语听力还是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得到单词的积累,而且兴趣和需求是最好的导师,跟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视频通话需要的问候用语啦,韩语电影和歌曲中出现的语句啦,通过问父母,她也觉得有意思。最近突然跟我提出要求想学韩语,我们想要教就教正统的首尔话,就给她买了著名的外语学习软件Rosetta Stone的韩语版,从零开始学韩语,慢点儿无所谓,只要能坚持下去就会引导她提高到更高层次。 通过这十年来的多国语并进的学习,似乎让她的头脑敞开了学外语的大门,学语言不再是学外语的心态,而是再增加一门语言这样一种感觉,可以很自然的去接受一门新的语言,就像那门语言就是自己的语言。 她们到初中,学校可以让她们选择一门外语,她最近表态说对德语和西班牙语感兴趣,我们觉得只要她想学,尽管给她创造条件,将来会变得怎样这样一个未知数,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其实父母老师只是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平台,孩子们自己在通过学习的过程中能觉得愉快,而且有一些类似想法的人走到一块儿互相交流会更能加速她们的学习能力和提高效果。因而很期待将来有更多的对多国语感兴趣的人参与进来。

Yakisoba (Fried Japanese Noodle)

We often eat Yakisoba at weekend. Yakisoba is very tasty but easy to make and the material is simple. We have a very busy...

Spicy Squid Salad

When we want to eat something spicy, it often reminds us to eat sweet and spicy stir-fried squid. Because we often eat stir-fried squid,...

Pasta Recipe #3

Pasta Recipe #3 This time I made spaghetti using fresh spinach and green shiso instead of basil. (for the basil pasta, refer to Keri’s recipe...

Piano Recital Menu

Today is the last recital held in piano teacher’s home for this school trimester. This is a regular event each month for those of...

Pork Cutlet

This is a pork cutlet made from 4 pieces of pork slice and cheese inserted between them. The flavor is different than traditional pork...

Don't miss